烏鎮和中國互聯網的下半場

烏鎮和中國互聯網的下半場



又是一年烏鎮互聯網大會,互聯網大佬們的行蹤仍然是吃瓜群眾們追逐的焦點。

大會進行到第五年,“主角”們盡可能的選擇了低調,“配角”也來來回回換了幾茬。與之頗為相似的是中國的互聯網格局,阿里、百度、騰訊、網易等依舊站在金字塔頂尖,腰部的互聯網公司卻喜憂參半,美團、今日頭條、滴滴等有著比肩BAT的氣勢,搜狐、新浪、優酷等難免有些不順,還有一大批躍躍欲試的獨角獸們……

所有的聚會都不止表面上的熱鬧,烏鎮大會恰恰是中國互聯網的縮影。

1

一場大佬云集的大會,打造超級IP最具性價比的方式是什么?丁磊的回答是飯局。

2014年首屆互聯網大會選在了江南水鄉烏鎮,寧波人丁磊要盡一份地主之誼,邀請張朝陽、張亞勤等7人在烏鎮的一家小飯店里吃了頓晚飯。沒有記者圍堵,沒有公關成分,倘若不是一張合照在互聯網上流傳,恐怕大多數人不知道這場飯局的存在。

到了2015年,烏鎮已經是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永久會址,飯局也就成固定節目。這一年的飯局要熱鬧不少,李彥宏、馬化騰、張朝陽、曹國偉、梁建章等都成為丁磊的座上賓,幾乎是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。敏銳的媒體們汲取了去年的教訓,早早有人找飯店老板娘打聽,抓拍幾張合影,看一看菜單,回去就是一篇大新聞。

2016年的丁磊飯局已經是一個超級IP,到場的互聯網大佬坐滿了三張長桌,除了張亞勤、曹國偉、張朝陽等熟面孔,田溯寧、楊致遠、雷軍、余承東、周鴻祎、王興等也出現在了飯桌上。一大波科技記者們發揮著狗仔的天分,早早在飯店門口蹲點,爭相找熟識的大佬打聽飯局上的話題,然后占據了各大科技媒體的頭條。

互聯網大佬們都是“夾帶私貨”的高手,記者們的“小動作”暗示了這場頂級飯局的曝光量,公關團隊自然不愿放過一次免費營銷的機會。丁磊準備了20多個菜品,葷菜用的全是網易豬肉,就連飯桌上的餐具,也都來自自家電商平臺。當門外的記者采訪酒足飯飽的大佬們,“網易豬肉好不好吃”就成了有著既定答案的問題。

也是在這一年的飯局上,雷軍和趙明“相逢一笑泯恩仇”,小米和榮耀之間的糾葛變得更加充滿戲劇色彩;楊元慶給飯桌上的人送去了自家的新手機,口直的曹國偉馬上在微博上把這個消息捅了出來……

這幾年參加飯局的大佬們,大多有著十幾年的創業史,都是第一批互聯網創業者的門面擔當,彼此也相互熟識。

2

前三年的大會還是丁磊等互聯網大佬的獨角戲,移動互聯網已經崛起,但遠沒有到“下半場”,BAT還是BAT,NSS也繼續著NSS的傳說,2017年是個轉折點。

這一年的烏鎮已經有了公關化的成分。早在烏鎮互聯網大會開幕的一個月前,相關公司的公關團隊已經開始為大會策劃借勢,盡可能多的為產品帶來曝光,飯局也成為江湖地位的象征。

在丁磊的飯局上,雷軍、劉強東、王興等沒有堅持到最后,等待他們的還有另一場“東興局”,劉強東和王興是飯局的號召者。

“東興局”的陣容不可謂不強大。京東劉強東、美團點評王興、58集團姚勁波、滴滴出行程維、摩拜王曉峰、今日頭條張一鳴、快手宿華、知乎周源等無不是騰訊系創業者,就連一向以紳士身份示眾的馬化騰,也安心落座在正位。

飯局上一直都有著長幼尊卑、親疏遠近的特色文化,“東興局”上體現的淋漓盡致,連菜單的順序都有著論資排輩的痕跡。估值上占盡優勢的騰訊、美團、京東等自然排在了最前面,快手、知乎等新崛起的二線巨頭要稍靠后一些,紅杉資本、高瓴資本、金沙江創投則與飯桌上的不少公司存在投資關系。

2017年是To C互聯網公司的狂歡,“東興局”上的互聯網大佬也大都是ToC的,一時間風光無二。觥籌交錯間談論了什么話題外界并不知曉,不知道有沒有對未來的思考,有沒有討論明年的烏鎮會是什么樣的景象。

丁磊的飯局不再是烏鎮的“孤本”,在“東興局”上沒能當主角的姚勁波還張羅了另一場私密飯局,和互聯網的格局一樣,大圈子之外還有小圈子,飯局也開始泛化。

3

2018年是世界互聯網大會的第五年,烏鎮還是那個烏鎮,依水成街的風景照舊,過客卻開始換了臉龐。

丁磊的飯局變成了河邊小敘,往年不在飯局上的馬云,也河邊的圓桌旁坐了一會兒,似乎有意向外界展示浙江同鄉間的情誼,昔日的“東興局”卻沒能繼續。

王興享受著香港上市的榮耀,劉強東卻陷入了負面新聞的麻煩,馬化騰也盡可能的選擇低調。能夠猜測一二的是,去年飯局時騰訊的市值已經突破4萬億大關,但過去的九個月一度蒸發掉了2萬億,在新一輪的架構調整中將ToB業務捧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大佬們紛紛缺席,給了新巨頭、明星創業者們更多的戲份。字節跳動張一鳴、B站陳睿、Vipkid創始人米雯娟等曝光度大增,和馬化騰同場演講的創業者也多了不少,知乎創始人周源、上上簽創始人萬敏、以及印象筆記CEO唐毅。

今年烏鎮上好不風光的新面孔,無一不是垂直領域的企業級玩家。除了張一鳴是位老熟人,其他人對于公眾來說還有些陌生。他們的密集亮相,卻也預示了互聯網世界里的新力量。

周源的知乎已經是E輪融資,不僅牢牢占據知識問答市場,還有馬化騰、陸奇等大佬站臺親自發問。

唐毅的印象筆記剛完成了重組,從一家硅谷公司在中國的分支,變成了獨立的“中國互聯網公司”,備受投資者追捧。

萬敏的上上簽已經是電子簽約市場的頭號選手,在烏鎮聯合螞蟻區塊鏈推出了全國首個區塊鏈電子簽約平臺,之前還和甲骨文SDN達成戰略合作,加上Apple、微軟、WPS等合作伙伴,電子簽約新生態大局已成。

互聯網紅利已經到頂,增量市場逐漸成了存量競爭,阿里、騰訊、京東、網易等巨頭無一例外都遭遇到市值的縮水。中概股的表現不佳,也表明中國互聯網走到了歷史的拐點。

互聯網的下半場注定是To B的。當巨頭們在To C上遭遇了麻煩,無不選擇在To B上尋找下一個增長引擎。李彥宏的自動駕駛是如此,馬化騰手里的騰訊是如此,烏鎮大會??蜅钤獞c執掌的聯想也是如此。

一群新興創業者亮相烏鎮像是一個隱喻,短短五年時間,互聯網已經從上半場走向下半場。

4

飯局從來都只是烏鎮互聯網大會的插曲,恰恰見證了互聯網風口的屢次變遷。

2014年和2015年,互聯網剛剛從PC端向移動端轉移,風頭還屬于早期的互聯網創業者,王興、程維、張一鳴等移動互聯網新貴們尚不在首屆互聯網大會的邀請名單中,丁磊的飯局完全是PC時代巨頭的場子。

2016年是互聯網的重要轉折點,以滴滴為代表的移動互聯網新秀開始展露頭角,盡管程維、張一鳴等還沒有出現在丁磊的飯局上,連同王興三人的“坐而論道”,同樣被媒體聚焦在鎂光燈下,“TMD”的說法由此誕生。

回想起去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,飯局已經不止丁磊一家,并且出現了一連串的新面孔,特別是周源、王曉峰的露面,共享經濟早已席卷中國,互聯網的格局也隨之變化?;蛟S彼時還沒人意識到互聯網新貴們是否有勇氣挑戰舊巨頭,又或者說縱橫互聯網十幾年的巨頭們是否有被打敗的可能。

今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無疑最有看頭,話題早已超出了純粹的互聯網,To B、人工智能、5G、大數據、網絡安全、在線教育、知識分享等成為熱點議題。

唐毅、米雯娟、萬敏等一群新興創業者的閃耀也就不難理解,往年還只能在網絡上圍觀世界互聯網大會,今年已經是新的主角,互聯網也徹底走入下半場?;蛟S互聯網的風口變換,就是如此迅猛而強烈。

下一個五年后,烏鎮仍將有世界互聯網大會,也少不了一兩場飯局,到時候被媒體追堵的又將是誰,恐怕早已物是人非了。


? 2018 上海點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    上海市閔行區七莘路1839號財富廣場南樓816室
?  021-5480 0128      ?  021-5480 0129    ? dianfei@bp-top.com
公眾號